第04版:深读
3上一版
 
大件垃圾收运处置难,堵点在哪儿?
兜兜转转二十年,政策环评进展如何?
 
版面导航
 
返回电子报首
下一篇4 2024年2月9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大件垃圾收运处置难,堵点在哪儿?

 

◆本报见习记者董亚楠

2023年年底,我国多个地市“不约而同”出台大件垃圾管理办法或指导意见。先是陕西省西安市出台《西安市大件垃圾收运处置管理工作指导意见》,进一步规范大件垃圾收运处置管理工作;紧接着,福建省厦门市又修订形成新的《厦门市大件垃圾管理办法 (送审稿) 》,对大件垃圾的收运、管理等进行了优化和规定。

记者梳理发现,作为城市生活垃圾治理难题,很多城市也不乏针对大件垃圾的管理办法或规定,明确大件垃圾投放、收运、处理方式,提出建设大件垃圾处理设施等,为解决大件垃圾处置难题提供了积极助力。但与此同时,记者调查发现不少居民处置大件垃圾更多仍是随意丢弃。棘手难题到底难在哪儿,有何破解之道?

不清楚流程居民犯难,实施细则需完善

按照《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及其评价标准》规定,我国将大件垃圾列为城市生活垃圾。目前,我国垃圾分类工作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大件垃圾的分类及其资源化利用逐步成为很多地方的一项新任务。

“大件垃圾总量约占城市生活垃圾总量的 1%—10%,大多游离于废品回收体系之外。”贵州省锐意生态文明建设研究院垃圾分类委员会主任兰亚军告诉记者,属于城市生活垃圾分支的大件垃圾的管理目前正处于不断探索与完善阶段。

2010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发布的《大件垃圾收集和利用技术要求》是我国针对大件垃圾处理的第一部专门规定,其中有明确大件垃圾的定义和处理要求。

随着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全面推进,针对大件垃圾处理的标准规范和地方性管理政策陆续出台。如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陆续印发了《 大件垃圾集散设施设置标准》《大件垃圾处理技术规程》《大件垃圾收运技术规程》;部分城市也相继发布了大件垃圾管理办法,或在垃圾分类管理办法中制定专门条款规范大件垃圾管理。

缺乏统一的大件垃圾管理办法或实施细则,各地在大件垃圾的堆放、收集、运输、处置等环节缺乏合理规划,未形成完整管理体系,也对解决大件垃圾处理难题带来一定阻力。“没有专门针对大件垃圾国家层面的管理办法或实施细则,大件垃圾的管理方式和理念,大都参考于城市生活垃圾管理。”兰亚军说。

记者调查发现,生活中也有不少居民反映“大件垃圾处理起来很棘手,小区不让乱扔、运走也不知道运哪”。

当家具或办公用品等变成大件垃圾,它们能去向何处?“居民在处理大件垃圾时,要从生态、经济效益方面考量,要尽可能遵循‘源头减量—重复利用—回收处理’的层级管理模式。”兰亚军告诉记者,在目前主要的处理途径中,建议优先在二手市场上进行置换。“事实上,很多旧家具并不是废家具,有的稍加维修就能再次利用,这种方式生态、经济效益较高。”

其次,一些社区会设有大件垃圾临时存放点,居民可按规定进行投放至指定位置。“若居民不清楚收集点位置,可先向小区所属街道或物业管理部门进行咨询,再投放。”

最后,也可以寻找专业大件垃圾处理厂回收。如果大件垃圾搬运不便,居民可通过电话、APP、小程序等方式线上预约,处理厂会根据物品残值、距离远近、楼层情况等因素进行估算处理费用。

回收渠道执行不畅,付费清运是难题

尽管有多种大件垃圾处理渠道,但记者调查发现,在实际执行过程中,仍不可避免会遇到很多难题。

比如,在前端实现二手流转,进行旧货交易,是减少大件垃圾的重要路径。但想要转卖出手并不容易。拿线上二手平台来说,邮费有时比闲置物品还要贵,而且转卖需要时间,不适合急需清理空间;对于线下二手平台,居民获取途径较少,并且很多二手家具旧货市场只收品牌家具和一些办公家具。

而且,目前社区层面受场地等条件限制,大件垃圾投放点建设数量不足。安徽省芜湖市生态环境保护志愿者协会研究员杨季伟告诉记者,他们在调研时发现,只有一些规模较大的小区和垃圾分类试点小区才有配备大件垃圾投放点。

将目光再转向专业大件垃圾处理厂,记者搜索发现各地市渠道确实很多,只需在网页或相应小程序一键预约即可下单,有专业机构上门清运。但付费清运却让很多居民“望而却步”。

“当前居民的垃圾付费意识不足,是大件垃圾处理面临的一大难题。”兰亚军告诉记者,在调研中经常会碰到,居民不理解,为什么没用的大件物品还要再花钱去扔,而且第三方或物业部门拉走也可回收赚钱,凭什么两边挣钱?

成都天府新区公艺派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主任刘洋告诉记者,他们在调研社区大件垃圾回收处置问题时,也发现居民自行付费意识很低,而且会混淆垃圾清运费和处置费。

“由于居民会定期缴纳垃圾清运费,他们认为大件垃圾属于生活垃圾,自己已付费就应交由政府统一处理;还有部分居民认为缴纳的物业管理费中包含处理大件垃圾的费用,应由物业统一处理。”刘洋告诉记者,垃圾清运费不同于垃圾处置费,垃圾清运费由物业收取,包含的是一般(四类)生活垃圾从小区运到转运站所需的保洁与清运费用;而垃圾处置费用由政府收取,包含的是一般生活垃圾从转运站到后端专业垃圾处理厂所需的收集、运输、处理费用。大件垃圾清运处理并没有内嵌到一般生活垃圾清运处理模式中。

而因其特性导致的清运费用高昂,是大件垃圾处理面临的另一难题。“大件垃圾占用空间大,收集转运不方便,且附加值低、可回收利用率低、运输成本高、现场拆解不便,回收处理较复杂。居民因费用高昂,处理意愿不强;而回收企业对低值的大件垃圾回收意愿也不强。”兰亚军介绍。

“当社区缺少大件垃圾投放点,需要企业提供类似订制化的单独服务时,清运成本高,又会造成居民难以接受,环环相扣。”刘洋表示。

做好宣传引导,建立全链条管理机制

大件垃圾收运是垃圾分类与再生资源重要交点,进一步规范大件垃圾管理,有利于促进循环经济发展,加快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建设。

各地也在不断探索与完善对大件垃圾的收运及处置,其中不乏一些好的经验做法。比如,在前端回收方面,吉林省长春市多方协作,试点探索走出一条“城市管理部门引导+社区巡查报备+社会化服务+网上预约+上门收运”的大件垃圾收运处置新模式。在中端转运方面,浙江省杭州市加强大件垃圾收集转运设施智能化建设,在萧山区等试点投放智能收集箱,并在箱体上设置超声波感应探头,对箱内垃圾量进行全方位精准监测,以便及时清运;通过智能箱与运输车辆定制匹配,实现大件垃圾密闭收运,解决运输中的污染难题。在末端处置方面,四川省德阳市、上海市金山区等地建立专业的大件垃圾处置中心,使回收处置向规范化、专业化方向发展,探索出大件垃圾资源化处理的多种路径。为进一步破解大件垃圾收运处置难题,兰亚军建议,要加强宣传引导,增强居民源头减量与垃圾付费意识,明确“污染谁产生谁付费,多产生多付费”,使居民知晓自己的义务所在,培养其践行绿色低碳的生活方式,自觉做好前端的垃圾减量与分类工作。相关部门也应进行科学测算,发布大件垃圾上门回收指导价格,让收费有章可循、居民付费明明白白。

“大件垃圾处置问题,提升居民付费意识很重要。据我们的经验,以艺术活动形式介入社区治理工作,居民参与度会明显提升。”刘洋建议,集合社会力量与资源,形成多元参与工作模式,可以开展各种艺术活动介入社区环境治理工作,使社区完成自组织、自治理和自发展过程。

同时,社区还可以大件垃圾处理问题为“切入口”吸引社会企业与组织参与社区活动,采取“公益+低偿”的方式为居民提供大件垃圾治理服务,并以“收益分成”的形式反哺社区基金。

在解决清运费高昂问题上,兰亚军建议,企业在后端处理时,可以探索更加多元的资源化利用,进而降低前端居民付费成本,增强居民参与积极性;政府层面,可以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大件垃圾收集、运输和处理等环节,探索大件垃圾收运市场化运作渠道,完善和优化大件垃圾收运模式。

制度层面,也要尽快建立健全大件垃圾全链条管理办法或实施细则,将大件垃圾收运处理纳入规范化轨道,明确地方各级政府和部门职责,对大件垃圾进行全链条式管理。用制度指导保证大件垃圾处置各环节的有序运转,形成完善的处置流程,降低大件垃圾的处置成本,提升处置的便利度。

此外,在规划设计上,兰亚军建议后续应将大件垃圾消纳场所纳入城市规划体系通盘考虑,做到点位覆盖充足,实现便民和经济效益统一。

 
下一篇4  
  


中国环境网 http://www.cenews.com.cn
中国环境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广渠门内大街16号环境大厦1202、1005房间 邮编:100062
订阅电话:010-67102729 | 67102729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