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关于开展环保优秀品牌企业...
图片频道

亲历!塞罕坝草原寻梦

2017年08月04日15:14来源:中国环境网

    寻滦河源头、看天上白云、数夜空星星、听草地虫鸣、品花之清香,漫步苍翠林海,对于久居都市的人来说,初到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到处充满着新奇。

  塞罕坝是蒙汉混合语,汉意是“美丽的高岭”。7月末,我们全家驾车从北京北行494公里来到了这里。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平均海拔1500米,夏季最高温度一般不超过25摄氏度。从闷热的北京到凉爽的塞罕坝,立刻有种从盛夏到初秋之感。

  塞罕坝自古就是一个水草丰沛、禽兽繁集的天然名苑。辽、金时期被称为“平地松林”,曾作为辽、金皇帝避暑、狩猎之所。“木兰围场”的历史文化积淀更为这里增加了一份别有的韵味。 

20170804115213139993.jpg

 

  自康熙二十年设置“木兰围场”,禁封时间长达182年,野生动植物资源得到了有效的保护。由于清末国库空虚,经济衰败,清朝政府宣布开禁,原始森林惨遭破坏。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封育了部分天然林,1962年建立塞罕坝机械林场。近40年来,塞罕坝人用青春和汗水染绿了塞北荒原,成为“为北京固沙源、为天津保水”的一道生态屏障。

  车在林间公路上行驶,充满负离子的空气引得人不禁多吸几口。牵马的姑娘自豪地对我说,“你别觉得马粪脏,我们这里四季温差大,没有城里那么多细菌,也从未出现过雾霾。村里的老人活到八十多岁都稀松平常的事儿呢。” 

20170804115219630859.jpg

 

  人走草丛里漫步,不时能看见各种颜色的野花。这些野花盛开在及膝高的牧草中,长在幽深宁静的山林间,阳光所及之处,光芒四射,让人难以忽视它的存在。

  金莲花是塞罕坝国家森林的一宝。它可入药,润喉清火,晒干的金莲花每公斤高达500元。草原上的牧民告诉我们,以前经常可以看到大片大片的金莲花,现在已经很难再见了。正是这个原因,景区开设了“金莲映日”景区,为的是让来到这里的游客能够一睹其芳容。为防止盗采,景区门口专门设置了提示牌。

  还有一种叫做“二色补血草”的野花,粉色的花瓣如繁星闪烁。一些小贩将其编成花环出售,号称可以保存2、3年不掉色。我走进仔细看过,发现这是一种多年生灌木。好在购买这种花环的人并不算多,否则它将走金莲花的覆辙了。 

20170804115238339683.jpg

  牵马的老乡说现在政府已经不让放牧了,要保护生态环境。在旅游季节,很多牧民转行开农家乐,或者是租马、牵马。随着游客人数逐年增加,公路边兴建起了度假村和宾馆、餐馆。

  水决定了塞罕坝繁盛兴衰。在向阳的山坡和水草丰美的坡低,高大的落叶松和白桦树林郁郁葱葱。而在一些缺少水源的坡地,草勉强盖住沙地,不时能看见裸露的沙土。公路边开餐馆的那日松失望地说,“今年干旱得厉害,很多草原湖泊都缩小成了水泡子,气温也罕见地上升到30摄氏度。”

  除了陡坡,很多能够开垦的坡地种上了农作物。相比森林和草场,农田需要耗费大量的水。当地农牧民开采地下水,使用大型喷灌设施,增加农作物的产量。

  塞罕坝属于高寒地区的丘陵地带,脆弱的生态环境难以承受大批游客的到来。只有几厘米的草皮下面是黄沙,车碾压过的地方长不出草。

  当地政府在御道口牧场、塞罕坝机械林场、红松洼入口处统一收取门票,完善了道路、标识牌等景区设施。在御道口景区收费站门口,当地人以“住农家院不用买门票”的噱头招揽着游客。那日松悻悻地告诉我们,当地一些农牧民以影响生计为由,要求政府取消景区门票。“你们来早了,或许明年或者后年来围场坝上旅游,就不用门票了。”

  从这些细节我们可以发现,当地旅游开发存在着利益分配的矛盾。如何实现生态资源可持续利用是横在围场坝上旅游开发者面前的一道难题。如何制衡不同利益方,实现公共利益最大化,也同样是一道棘手的难题。看来,想要塞罕坝青山常在,永续利用,这道难题当地政府必须要解,而且要解得好。

(编辑:宋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