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新坐标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新坐标

今昔永定河

2017年10月11日作者:梅洁来源:中国环境网

  梅洁

  永定河原名无定河,因为水量太大,四处流溢,是以康熙皇帝为它赐名“永定河”,寓此河永久安澜,造福京畿。永定河上曾有许多与水有关的著名文化景观,其中“燕京八景”之一的“卢沟晓月”何等让人销魂?“轻看一线卢沟水,来到燕门桥上观”、“河声流月漏声残,咫尺西山雾里看”,说的就是卢沟桥上桥下水月相映的美景;“桥上客,纷如织。桥下水,水长流”,说的是没有旅游的时代,人们如织般到卢沟桥上看水赏水,何等蜂拥!

  而我目及的永定河已彻底干涸了。2005年9月,我因撰写《大江北去》第一次来到永定河时看到的境况。

  那时,满目苍凉的永定河,给我留下了深深的恐惧和忧虑。

  一

  2017年6月的一天,一直在北京做城市园林建设的同乡、年轻的简兵告诉我:永定河早已今非昔比了,你去看了就知道,你肯定认不得它了。

  简兵的话一直放在我的心里,成为一种惦记:永定河怎么了?

  简兵带我到达的第一站是永定河城区南段的宛平湖。而紧邻宛平湖的是蓄满汉水的大宁湖,望着三千里迢迢从我和简兵的故乡湖北十堰流来的汉水,在阳光下波光粼粼,我不禁感慨万千。怎样感恩这一江清水和为这一江清水北送而牺牲受苦的我的父老乡亲?

  从永定河西堤一路南行,望着车窗外清波涟漪的家乡水,简兵的眼睛开始湿润。他说,千辛万苦,家乡的水进京了,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好这一江清水。现在,北京的水环境改变了,生态好多了。永定河有水了,这里才变得如此美丽。

  我和简兵在大宁调蓄水库泵站外的桥栏处合影留念,权当是对故乡和汉水的感恩。

  在大宁湖西侧、京石高速南侧的永定河河床上,便是丰台区用3年时间建成的宛平湖,放眼一望,1300米长、500米宽、47万平米水面的宛平湖,清波荡漾,芦苇丛生。岸坡的柳树、槐树、火炬树、铺地柏郁郁葱葱。简兵指着数公里长的河堤绿化带说,这里河床上的砂坑原本一个接一个,最大的砂坑十几米深,能装进一幢楼房,我们填坑拉来的石头、泥土都有几百万吨。

  我问了简兵一个挂心的问题:这里的湖水是从哪里来的?

  简兵说,宛平湖基本采用再生水和雨水。主要水源之一就是丰台区卢沟桥再生水厂,这家水厂每天形成的再生水源源不断地输入宛平湖。此外,宛平湖以南已经形成的十余个永定河雨水收集湖,也为宛平湖提供景观用水。为了防止宝贵的水渗漏,还要在永定河床上铺设膨润土和防渗毯。

  “铺设这种材料对地下水恢复有妨碍吗?”我问。

  “这是一种新型防渗漏材料,它在蓄水的同时也不断在渗漏,只是渗漏慢一些而已。在干旱无水的北方,河流修复目前多用这种方式。”简兵的回答让我释然。

  说活间,简兵带我来到了宛平湖北面的晓月湖。

  “卢沟晓月”在几百年间都曾是著名的“燕京八景”之一。古时乾隆皇帝曾在秋日路过卢沟桥,得此良辰美景,赋诗“半钩留照三秋淡,一练分波平镜明”,并于此题写了“卢沟晓月”,随立碑于桥头。然而,随着北京水资源的严重匮乏,永定河干涸,“卢沟晓月”的美景消失曾长达20年之久。

  2008年5月,丰台区政府启动永定河的蓄水工程,工程中就包括恢复晓月湖水面。当年的6月1日始,南水北调建管中心利用山区蓄积的雨水,对南水北调输水管道进行测试冲洗,冲洗管道的40万吨弃水陆续输入到了卢沟晓月湖。干涸数十年的晓月湖重新蓄起一池清波,消失了20年的卢沟晓月湖终于有了水波映月的条件,“卢沟晓月”奇观从此又能成功再现。

  二

  沿永定河东堤园博园大道一路向北,只见左侧窗外的河床上,满目苍绿,一大片一大片绿葱葱、水汪汪的水草湿地。简兵说,恢复湿地也是修复永定河生态的重要举措。

  很快到达永定河防洪闸路桥,站在路桥向上、向下望去,永定河已经是满目苍翠。一片片跌宕起伏的绿地生机盎然,一簇簇芦苇在水中与野鸭、水鸟为邻,碧波荡漾的雨水湖在目光中向远方延伸、再延伸。昔日的风沙源已经难觅踪迹。

  “真美呀!这里好似白洋淀的一个缩影!”我欣喜地自言自语。

  走过大约200米宽的防洪闸路桥,沿着永定河西岸一路向北,来到了美丽的莲石湖湿地公园。好一个湖光山色的地方:远山、近亭、绿水、红花、步道组成了一幅“春到江南”的山水画。

  莲石湖坐落在石景山、门头沟和丰台河西交界处,上接门城湖,下接园博湖,水域面积竟达102公顷。

  来到莲石八景之一的“碧岛柳荫”,只见一大片碧水映着垂柳芦花,不知名的水鸟在水草里雀跃游弋,一群小鱼在水中激起些许涟漪。站在湖边的露台木栏处,简兵为我拍下了人与水天相映的美景,美景的不远处,便是我的家。

  三

  流经山西、河北两省和北京、天津两市的永定河,是一条古老的母亲河。

  在过去许多年里,人类对水资源的掠夺性开发,使永定河干涸了30多年。

  2009年12月,北京市政府决心整治已断流30年的永定河,其目标是使这条因人类过度使用而断流的河流重新有水,并在170公里北京段恢复流水。

  这项堪称“奢侈”的人工河流计划,耗费170亿元巨资。这是中国迄今最大、最长和总造价最高的人造河流计划,北京的永定河治理工程极大地考验着北京市决策人和水利工作者的勇气和信心。

  2014年,5年的拼搏、奋斗,北京境内170公里河道全部治理完毕。

  如今,在砂石坑、垃圾坑、河滩地上已建成门城湖、莲石湖、园博湖、晓月湖、宛平湖、大宁湖六大湖泊,60公里溪流贯穿其间的永定河绿色生态发展带,已成为北京最亮丽的风景和北京西部地区一道重要的生态屏障。

  从莲石湖公园出来,我们来到位于门头沟区的永定河供水管理所。年轻的水利工程师袁汉章告诉我们一个极为振奋的事情:2015年12月,在第九届中国城市河湖综合治理研讨会上,永定河一举获得中国河流奖金奖。这意味着永定河将有机会参加亚洲河流奖的评选。

  大学毕业就干水利的袁汉章,在北京水务一干就是十几年。现在,他在永定河管理处供水所,通过20余公里的循环管线和3座水泵,每天为永定河的湖泊、湿地输送和调节水源,这里,是永定河绿色的生命线。

  更为振奋的是我们从袁汉章那里获悉:2017年4月,国家发改委关于《永定河综合治理与生态修复总体方案》已经印发,对永定河全流域的整治和生态修复已经展开,这条流过多省市的大河涉及总人口1400万。2020年,永定河将初步形成绿色生态河流廊道,还将逐步恢复成“流动的河、绿色的河、清洁的河、安全的河”。700多公里的永定河将再现其自然山水风貌,造福京津冀晋四地, 1400万人都将再看到一条更加美丽的大河。

  古老而美艳的母亲将翩翩向我们走来,当她千里迢迢再度开始滋润我们生命和这片土地时,我们该怎样忏悔?怎样珍惜?怎样感恩?

  作者简介:

  梅洁,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80年开始文学创作,出版《一只苹果的忧伤》《一种诞生》《生存的悖论》等专著10余部。曾获鲁迅文学奖、首届徐迟报告文学奖、首届冰心散文奖以及全国第八届五个一工程奖等。

    


编辑:lida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