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新坐标频道

长城脚下的环保人

2017年11月15日作者:来源:中国环境网

 

 

 

  每当说起北京怀柔纱幔一样的大山,淙淙的河水,香甜的空气,当地的老百姓都乐得合不拢嘴:“有了这绿水青山,就像捧着个会生钱的荷包,给个金饭碗也不想换!”

  而这些,既离不开全区上下共同守护生态涵养区的决心,也离不开每一位用心、用情、用汗水和责任守卫它的环保人。

  ◆中国环境报见习记者 刘敬奇

  “为了天更蓝,苦累都值得”

  谭玉军今年3月才调入环保局,任北京市怀柔区环保局副局长。在妻子眼里,他不是一个称职的好丈夫,因为他一忙起来就把单位当成家;在孩子心中,他也算不上一名合格的父亲,因为他根本没有多少时间能陪儿子一起出去玩儿。可是,在同事们眼里,他是一名好领导、好朋友,也是大家学习的模范先锋。

  凭着一股子韧劲儿,谭玉军边学边干,硬是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摸索出一套环保执法的独特方法,办公桌上一摞厚厚的学习资料都被他活学活用。

  面对繁重的工作任务,他一一拆解、化繁为简,白天时间不够用,他就把晚上也搭上。在汤河口检查站进京口,他与执法人员一起检查过境、进京车辆,常常一干就是24小时。

  今年国庆节的前一天,很多人都在为过节做准备,可对于谭玉军来说,这不过是一个更加繁忙的工作日。

  当天早上8点的监测数据显示,北京南部地区的空气质量达到了中度污染,城区轻度污染,根据研判,将有一轮污染来袭。谭玉军和同事早早就到距离城区几十公里外的汤河口进京检查站,联合区交管部门、检查站等一线执法人员一同查处进京、过境的重型柴油车污染排放违法行为。直到晚上10点,他们依然忙碌在深山的浓浓夜色中。

  谭玉军腿部韧带拉伤,医生要求他尽快做手术,可面对环保的严峻形势,他把手术时间一推再推,直到“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会议圆满落幕后,才抽空去做了手术。

  手术后,他也闲不下来,躺在病床上还惦记着单位的工作,用他的话说:“手术在腿上,大脑还在运转,手也能批阅文件,完全不耽误。”没等手术恢复,他就一瘸一拐地又投入到紧张忙碌的工作中。

  随着秋冬季大气污染攻坚战打响,谭玉军的担子更重了。他经常跟着监察大队的执法人员检查“散乱污”企业,跟着尾气站工作人员去查重型车,常常是一连几天没黑夜没白日,顾不上休息。家人的埋怨、朋友的劝告都是耳边风,他说:“为了让怀柔的天更蓝,再苦再累也值得。”

  “遇到环保问题就拨我电话”

  柳欣宇是北京市怀柔区环保局监察大队副队长,自从去年中央环保督察全覆盖以来,工作压力不断加大,他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更少了。

  最近,北京的清洁空气行动计划进入了攻坚阶段,他回家的时间更是屈指可数。时常半夜才到家的他,隔着门缝瞅一眼熟睡中的9岁女儿,总觉得喉咙被什么哽着,心中说不出的滋味。

  整治“散乱污”企业,是北京市的一项重要工作,柳欣宇常常带着队员一大早就扎进企业,一天走访十几家,晚上还要回到办公室整理一天的材料。有时一忙就到了后半夜,干脆就在单位凑合睡会儿,第二天早上继续下沉到企业。有时回到家,他累得话也不想讲一句,妻子常莹既心疼他,也理解他:“他的话都跟企业说了,一进家门倒沙发上就睡着了。”

  每检查一家企业,柳欣宇和同事们都要对照相关的环保要求,积极梳理查找问题。发现排污有问题,他比业主还着急。

  今年下半年,他们在联合执法过程中,发现一个位于果树园中的小型养猪场禽畜粪便处理不当。柳欣宇和同事赶忙找来场主,耐心地给他讲解政策。

  经过了解,他们得知,场主于大伯年近60岁,他和老伴身体一直不好,他们的女儿没有工作,女婿在外面做一些临时性的杂工。而年幼的小外孙患有先天性耳聋,每年3万元的助听器更换费用对于这一家人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还得于老伯从一棵棵果树的收成里挤出来。

  为了增加家庭收入,今年初,于老伯在亲戚的帮助下,凑了40万元钱,在果树园里盖起了猪舍,养了100多头小猪仔,猪粪积肥还能撒到果园里。本想着等年底猪出栏了,能还上一部分外债,不曾想却污染了环境。

  遇上这样的事情,柳欣宇既要严格执法,也要把环保政策贯彻到位。他说:“‘散乱污’企业,有相当一部分是小型作坊,这些人挣点钱不容易。但是与个人利益相比,咱们怀柔的空气质量更重要。”在这方面,柳欣宇绝不含糊,为了帮助于老伯做好治污工程,他没少开着自己的车进进出出、一趟趟地跑现场。

  在执法过程中,有的企业需要增加环保设备,又不想掏腰包,柳欣宇就苦口婆心地、一遍遍地跟负责人讲道理、说政策;遇到有人投诉、上访,他就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人家,告诉上访人如果后续还有问题,随时给他打电话。

  今年夏天,北苑附近的一位居民在电话里非常生气地反映一家餐厅晚上烧烤,四周空气“很糟糕”。柳欣宇回答说:“我尽快调查核实,您以后遇到环保问题,就拨我这个号码。”话音刚落,举报人的语气就有了很大变化,一个劲儿地说:“有了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当天晚上,柳欣宇就走访了那一带的所有餐馆,逐一检查油烟净化装置,发现一家治理一家。他说:“北苑周边老住户多,他们年纪大了,夏天睡觉不习惯开空调,都愿意开着窗户,夜晚的烧烤油烟直接影响他们的睡眠,不治肯定不行。”

  能够理解别的老人,尽量让他们过上舒心的日子,可是对于自己的岳母,柳欣宇却有着深深的愧意。

  今年暑假,他本答应女儿去上海参加英语比赛,但因为工作原因,不得不硬着头皮让患有心脏病的岳母陪着妻子前往。当女儿拿着金奖回家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对于孩子的成长付出得太少了。

  可转念间,柳欣宇又想到,他所有的付出都是为了家乡的环境,为了父老乡亲的呼吸更顺畅,为了像女儿一样的小朋友长大后见不到雾霾,这一切又都值得了。

  “好的监测网络就要用好”

  “9月、10月的PM2.5不超过41微克每立方米,后两个月不超过55微克每立方米,今年的任务就能完成。”于海波一见到我们,就迫不及待地聊起了工作。前一天熬夜到凌晨两点多的他,两只眼睛已满是红血丝,可他不能休息,还要马上准备国庆期间北京市环保督查组的到来。

  于海波是个“80后”,高高瘦瘦,鼻梁上一副黑框眼镜,显得有些清秀。怀柔区环保局的人都笑称他是“数据通”、“政策精”。他解释说,自己在综合科工作,每天都要向上级部门汇报各种数据,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称呼。

  于海波就是怀柔人,从小生活在白桦林边的他,对大山大河有着特殊的眷恋与由衷的热爱。对工作的细致入微,也早已融入到他的骨子和血液里。

  怀柔区设有80个PM2.5自动监测小微站,实时反映各地的污染物浓度,哪里高了,哪里低了,于海波都了然于胸。他和同事们一起,在局长鲁影彤的带领下,将辖区各镇乡街道的负责人都拉进了一个信息群。每隔10天,他们就发布一次各辖区的空气质量排名,对排名靠后以及上升波动大的地区加密检查频次,以确保每一次环保执法检查的精准。

  不久前,北部山区的长哨营乡监测数据突然偏高,于海波将这一情况核实后,立即拨通了乡长的电话:“您那里地势高,周边又没有污染企业,之前数据一直都不高,是咱们区空气质量的优质区域,这次怎么突然成‘钻天猴儿’了呀?”

  乡长听他这么一说,也没有脾气,赶紧带着人走村串户进行排查。原来有个废弃的厂房正在拆除,却没有采取任何降尘措施。这件事情过后,各镇乡的负责人都说“海波就像长了葫芦娃的千里眼,别说一点沙子都不揉,连100公里外PM2.5那么小的微粒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于海波却笑着说:“市里给咱们安装了这么好的监测网络,就是为了让咱们更好地治理大气,不用可不行,用不好更不行。”

  由于工作强度高、压力大,于海波患上了荨麻疹,手臂上总有黄豆粒大小的肿块儿,病情发作时奇痒无比。他顾不上求医问药,有时反复发作得厉害,他就到附近的中医院抓点儿中药,却还是常常忘记服药。

  就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国庆节,于海波放弃了与妻子和两个儿子共度佳节,他说:“局里的领导和同事们还都工作在岗位上,自己更要做好数据的报送工作。”

 

 


编辑:lida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