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舆情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舆情>热点

韩国人反思自家雾霾:不能总怪中国

2017年03月30日作者:曾宇来源:界面新闻

  “大多数污染物来自我们的生活环境,但政府多年来一直怪罪到汽车、中国,甚至烹饪鲭鱼头上。”

    

  2017年1月3日,韩国仁川,延寿区松岛现雾霾天气,微细灰尘达到每立方米106微克。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空气污染每年给韩国带来多少经济损失?环境管理者、学者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研究显示,这一数字已经超过了10万亿韩元(89亿美元)。

  韩联社3月23日报道说,该国因空气污染造成的生产和其他损失可能会在四十年后翻一番。这些直接和间接损失不止包括对人体健康的危害,它们也会影响到人们的休闲活动和工业产出。

  报道说,评估衡量了包括颗粒物、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氮氧化物和硫氧化物等空气污染物造成的危害效果。韩国全南大学教授Bae Jeong-hwan给出的估测数字则更高,达到11.8万亿韩元(106亿美元)。

  Bae Jeong-hwan认为,空气污染造成的危害会给消费和产业活动带来连锁效应,同时也会对生活质量带来负面冲击,考虑到这些,其造成的损失会大得多,10万亿韩元只是保守的估计。

  美国非营利机构健康影响研究所(HEI)的研究发现,韩国空气污染中的颗粒物平均浓度为每立方米29微克,在OECD成员国中为第二高,仅次于土耳其。

  而按照OECD的测算,韩国的空气污染状况在其成员国中已经是最差的。该组织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预测,到2060年,在所有OECD成员国中,韩国因空气污染蒙受的经济损失最大、过早死亡率最高,届时将给该国造成200亿美元的损失。

  其中,到2060年,韩国的过早死亡率将达到1.109‰,是唯一一个超过1‰的OECD成员国,可能会累计造成至多900万人死亡,而每年因空气污染造成的人均经济损失也会达到500美元。

  燃煤发电约占韩国发电量的40%,这种矿物燃料的燃烧是二氧化碳排放和烟雾的来源之一。而由于安全问题和一系列丑闻,核电在发电量中的比例从2005年的40%下降到30%。

  英国《金融时报》3月29日报道说,韩国政府现运营有53座燃煤电厂,且计划在未来五年再增加20座。从2005年到2016年,韩国煤电厂产能却增长了近95%。

  韩国政府把50%到70%的微细粉尘源头归咎于国内因素,包括施工现场、柴油汽车尾气排放以及非法燃烧废弃物,将其余30%到50%归咎于中国。

  韩国中央大学经济学教授Kim Jeong-in说,韩国政府应当使用天然气发电取代老旧的燃煤电厂,并引导消费者用绿色能源汽车替换柴油车。

  Kim Jeong-in还对《韩国先驱报》说:“韩国也应建议中国共同开展空气污染联合研究,共享细颗粒物公开数据,这样就可以施压中国,让他们为自己产生的细粉尘付出代价。”

  在1月中旬,韩国连续遭到“来自中国”的雾霾侵袭,大气中的颗粒物浓度大幅上升。韩联社当时报道说,韩国空气质量之所以如此恶劣,是因为来自中国的雾霾随西北风流入韩国,加上半岛上空空气流动性差,污染物难以及时消散。

  尽管一些人认为污染物大都是从中国飘来的,但也有专家表示大部分污染是“国产货”。越来越多的韩国人担心有毒空气的根源是在国内,而不像韩国政府所称的在中国。

  《金融时报》说,韩国已加入全球污染最严重国家行列,今年头几个月的空气污染飙升至创纪录水平。韩国当局今年已经发布了85次超细粉尘警告,比去年同期41次公告高出了100%以上。

  持续追踪空气污染的网站AirVisual本周发现,三座韩国城市跻身全球十大污染城市,而中国城市却没有入选。不止如此,有害雾霾最近已连续数周萦绕在首尔上空,这座城市在每日排名中名列全球三大污染最严重城市。

  首尔市立大学环境工程教授Kim Shin-do表示:“政府一边将责任推诿给中国,一边坐视不管。”

  “我们只有先处理好自己的空气污染问题,才能掌握空气污染或(来自)中国和蒙古沙漠的细粉尘的程度。”

  在污染明显时期,韩国环境部将高达80%的细粉尘归咎于海外来源。但Kim Shin-do认为中国仅对韩国细粉尘的20%负责,环保组织绿色和平(Greenpeace)认为这一数字为30%。

  庆熙大学教授Kim Dong-sul表示:“大多数污染物来自我们的生活环境,但政府多年来一直怪罪到汽车、中国,甚至烹饪鲭鱼头上。”


编辑:姚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