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艺文志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艺文志

水晶皂儿

2017年10月12日作者:李开周来源:中国环境报

  《金瓶梅》第六十七回,西门庆请温秀才和应伯爵在自己家里赏雪。赏雪嘛,不能无酒。喝酒呢,又不能无菜。西门庆让仆人烫酒端菜,在书房中摆了一个小小的宴席,招待两个狐朋狗友。主宾3人饮酒,席上有两道甜点不同凡响,一道是“泡螺”,另一道叫做“衣梅”。

  我专门考证过“泡螺”,它其实是宋朝就有的甜点,应该写成“鲍螺”,用奶油制成,做法并不复杂——将半固态的奶油直接挤在碟子上,边挤边旋转碟子,形成螺旋状的美丽造型,如鲍鱼,如螺蛳,故称“鲍螺”,又叫“滴酥鲍螺”。

  “衣梅”这道甜点在宋朝文献中不见记载,好在西门庆把制作方法讲得十分清楚:“都是各样药料和蜜炼制过,滚在杨梅上,外用薄荷、桔叶包裹,才有这般美味。”看来这是用杨梅加工的一种蜜饯。

  西门庆的两个朋友比较土,既没有吃过鲍螺,也没有见过衣梅。当时应伯爵第一眼看见鲍螺,喊道:“好呀,拿过来,我正要尝尝。”先捏了一个放进嘴里,又捏了一个递给温秀才,说道:“老先儿,你也尝尝。吃了牙老重生,抽胎换骨。眼见希奇物,胜活十年人。”温秀才呷在口中,入口而化,也赞叹道:“此物出于西域,非人间可有,沃肺融心,实上方之佳味。”随后3人饮酒,仆人摆上果盘,应伯爵已经把衣梅吃到了嘴里,仍然不知道是啥,西门庆让他猜,他居然说:“莫非是糖肥皂?”

  大家读到这里可能会觉得奇怪:这应伯爵见识太少了吧?怎么能吃的东西当成肥皂呢?肥皂能吃吗?糖肥皂又是什么东西?

  其实古代的肥皂跟今天不同,现在的肥皂不能吃,古代有些肥皂还是能吃的。

  《世说新语》中有一个故事:东晋贵族王敦娶了晋武帝的公主,搬进一所豪宅,家中陈设鸟枪换炮,有些东西他不认识。有一次,他上完厕所出来,丫鬟用金盘盛水,用玻璃碗盛澡豆,让他洗手,他居然把澡豆倒进水里,一口气吃光了,惹得众丫鬟掩口而笑。这个王敦吃的澡豆,就是早期的肥皂,用豌豆粉和香料制成,不仅可以拿来洗澡,而且可以吃,因为无毒,还很香。

  豌豆粉有去污功能。记得小时候,我妈喜欢将豌豆泡软捣碎,加上盐,拍成饼子,上笼蒸熟,称为“鳖馍”。有一回她蒸鳖馍蒸得太多,天热没吃完,馊了,她不舍得扔,就用鳖馍刷锅,效果很好。

  豌豆粉能去污,最早可能是印度人发现的。据佛教经典《五分律》记载,佛陀住世时看见一些弟子在大树上蹭痒,背都蹭破了,于是命令他们用澡豆沐浴。再查《十诵律》,佛陀所说的澡豆正是用豌豆粉、黄豆粉和迦提婆罗草粉制成的小药丸,既能外用,也可内服,就像郭德纲相声里说的那样:洗澡时拿两块肥皂,用一块吃一块,从里到外的香。

  汉朝以前,中国没有豌豆。汉朝以后,豌豆跟着佛经传进来,用豌豆做的澡豆也传了进来。一直到清朝末年,北京还有一种“香面铺”,售卖用来洗脸的“豆儿面”,原料仍然是豌豆粉加香料,既能去污,又能增香。

  我们中国人自己发明过一种去污产品,原料是猪的胰脏,配以草木灰或者其他成分,可以制成块状的肥皂,俗称“胰子”。胰子富含脂肪酶,能将很难洗掉的油脂分解成脂肪酸,所以有去污能力。

  论去污能力,胰子胜过澡豆,油与碱制成的肥皂更胜一筹,但是澡豆能吃,胰子与各种碱性肥皂都不能吃。

  好在我们中国人再次出手,找到了一种纯植物的去污产品:皂角。

  皂角是皂角树的果实,外形像扁豆角,把荚剥开,里面是光滑浑圆的种子。这些种子叫做“皂角米”,又叫“雪莲子”,它富含皂苷,可溶于热水,摇动后能产生丰富的泡沫,所以能去污。

  仅能去污并不稀奇,皂角有一个最大的好处——能吃。怎么吃呢?先用清水泡上一整天,再煮成粥。粥里可以加糖,也可以放盐,根据你喜欢什么口味而定。听说也有人在炖鸡汤和熬米粥时放几粒皂角米,能让汤汁发粘,口感更好。

  有趣的是,宋朝人也吃皂角米,不过不是为了美容,而是为了享用它软糯的口感。北宋末年,一个名叫庄绰的小官在《鸡肋编》中写道:

  京师取皂荚子仁煮过,以糖水浸食,谓之“水晶皂儿”。

  北宋开封人将皂角米煮熟,泡在糖水中浸透,软糯甜美,红如玛瑙,透明如水晶,故名“水晶皂儿”。

  现在回到《金瓶梅》,回到“糖肥皂”。应伯爵为啥会把杨梅蜜饯当成糖肥皂呢?因为他说的糖肥皂,就是宋朝的水晶皂儿,而水晶皂的颜色、甜度和软糯的口感,都有点儿像杨梅蜜饯。

  


编辑:李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