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艺文志频道

浓墨重彩讲中国故事

2017年11月10日作者:张立红来源:北京晚报 

    他曾为人民大会堂创作大型壁画《美丽神奇富饶的西双版纳》;为上海大剧院创作大型壁画《艺术女神》;他的《西双版纳》、《催眠曲》、《文化与教育》等六幅作品由联合国向全球发行邮票和限量版画。他就是当代最有影响力的华人画家丁绍光先生。

  10月28日,丁绍光先生出席在北京举办的《天堂鸟——丁绍光艺术范式》新书座谈会暨中国文化研究会书画艺术委员会揭匾仪式。会后,又不顾身体不适和医嘱,退掉机票,出席11月1日“张仃百年诞辰纪念学术报告会”,缅怀恩师的艺术人生。

  丁绍光著名美籍华人画家。曾任教云南艺术学院,开创出闻名中国现代画坛的云南画派。1980年为尽孝赴美定居。1990年在日本世界艺术博览会上,被选入自十四世纪以来百名艺术大师排行榜,名列第二十九位,是唯一入选的华人艺术家。1993-1995年,连续三年被选为联合国代表画家。1996年,经文化部批准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丁绍光奖”全国美术大展》。

  在美国 他已成为一个中国符号

  说起丁绍光,很多人会想到两件事:一件是1996年,丁绍光移居美国高档住宅比弗利山庄;另一件是:2004年,丁绍光卖掉豪宅,买回自己的画,与画廊解约。而每当有人提起这些时,丁绍光总说,希望关注我的作品而不是房子。

  当代重彩画艺术大师丁绍光,蜚声国际画坛数十年,让世界为中华美折服,他的传奇人生和爱国热忱是文化自信的典型代表,也是全球非遗保护和艺术传播的典范。

  1957年,丁绍光进入中央工艺美院学习,师从张光宇、庞薰琹、张仃。1980年去美国与母亲团聚。丁绍光以一己之力,以中国现代重彩画之神韵领世界画坛之风骚,让“云南画派”成为享誉全球的现当代著名画派。联合国致谢和评价丁绍光:“他的人生故事像一部充满戏剧性的小说”——

  1990年,一个让法国人惊诧的画展,开幕仅半小时,20幅画就被欧洲收藏家一抢而空,法国媒体惊呼:“来自东方的奇迹”!这些画的作者就是选入自十四世纪以来百名艺术大师排行榜,名列第二十九位,并且是唯一入选的华人艺术家丁绍光。

  1993年至1995年,连续三年被“联合国世界联盟”选为联合国代表画家的丁绍光,作为唯一的亚洲画家,被列入1995年联合国成立五十周年表彰的29位当代艺术大师之中。“丁绍光的艺术使他足以加入与世界著名的艺术大师达利、夏加尔、沃霍尔等齐名的行列。”(摘自联合国秘书长加利、联合国世界联盟副秘书长威娜签发的有关文件和评价艺术家的文字。)

  丁绍光赢得了来自全世界的荣誉,他在美国已经成为一个中国符号。

  铭记师恩 成就大艺术观

  “我心目中的张仃先生无疑是一个精神贵族,他博学多才,读了很多书,而且对西方文化的了解在美术界里也是罕见的……”年近八旬的丁绍光先生今年7月刚刚做了腰部手术,11月1日,坐着轮椅出席了恩师张仃先生百年诞辰纪念报告会,百感交集:“1962年我毕业创作到西双版纳,三个月以后,张仃先生带着四位老师也到那里去。我跟张仃先生讲,我看到一个大方块,是一个民兵,看到脸是大方块,看到胸是一个大方块,坐在那儿整体更是一个大方块。张仃先生说,我要去画。第二天,一个民兵坐在那儿,拿着一支枪。张仃说这个方块很小嘛。我形容以后,他想象的不知道有多大,以为是膀大腰圆。他越画越大,那张画非常好……”

  1957年,热爱文学的丁绍光进入中央工艺美院——成为张光宇的私淑弟子。入学不久,由于在图书馆迷恋毕加索、马蒂斯等大师的画册,被以“流氓罪”告到学院。时任院长的张仃主动要求由自己来处理和教育这个学生。结果,他教育的地点就是他家里的藏书阁,给丁绍光看他从法国带回来的大师作品资料;处理的方式,就是把自己可以随心所欲查阅资料,还可限量外借的、教授专用借书证送给了丁绍光。丁绍光的书包里,在张仃之后还添了一张张光宇教授的借书证。庞薰琹等老教授的家,还为他夜来请教留下一道缝。在那个特殊时代,丁绍光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别人一天画8小时,腰酸背痛;他一天画12小时,精力充沛。

  临近毕业,黄永玉看出来丁绍光一心要画美好的事物,就鼓动他去西双版纳采风;张光宇拿出数月工资300元——当时的一笔巨资援助;张仃为丁绍光办理所有需要的手续……由此奠定了后来以奇美绝美震惊海内外的云南画派的基石。

  改革开放后,丁绍光迅速成长为中国画坛的佼佼者,并为人民大会堂绘制了壁画。正当事业如日中天之时,远在美国的母亲联系上了他,幼儿时期就和母亲失去联系的丁绍光在母亲的召唤下赴美尽孝。

  在国内事业蒸蒸日上的丁绍光,到了美国却遭受了冷落。改变“云南画派”的风格,转向西洋画风似乎是当时唯一的出路。但他坚守最美好的、最能反映中华五千年美术风范的“云南画派”,仅仅四五年,他的画作就在法国、美国、日本、加拿大、印尼等地成为众多展览会的主题。他的丝网画在全美100多家画廊销售,销量远远超过同时期的其他画家,高居首位。

  解约画廊 执着巨献美和爱

  丁绍光的成功赢得欧美著名艺术史学家和艺术评论家的赞誉。而他不愿意自己活着的时候享受无止境的高雅富贵,身后却没有为人类留下有价值的艺术遗产。他决心远离商业,重回专注艺术的境界。而此时,一个天赐良机正在等待着他。

  1997年底,投资12亿元的、被列为世界30个著名建筑的上海大剧院落成,引起了当时正在上海的留美传播学博士俞璟璐的关注,她希望这座伟大的建筑能由全球影响力最大的华人艺术家丁绍光来绘制精美壁画。她热心为双方搭桥。市领导十分认可他的现代重彩画,但又坦言知道丁绍光的画作底价是每平方米80万元人民币,而他们只能象征性地支付一笔补贴。关于壁画要求的尺寸是:宽4.4米,长7.4米的巨幅;要求的内容是:既不具象也不抽象,既不能没有想象空间,又不能让人看不懂……

  要求看似苛刻,却恰恰就是典型的丁绍光艺术范式。考虑到项目意义之重,已耗资金之巨,丁绍光接受了这份委托,并婉拒了领导提出的补贴。之所以这样做,一方面是出于他对祖国的责任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想以此为契机重回专注艺术的境界,远离商业上的“俗务”。

  丁绍光夜以继日几度易稿,最终方案令上海方面非常满意。收尾工程计划在40天完成。而此时突然接到上海急电,一定要在26天后运往上海。丁绍光只说句“拼了”!然后就是艺术家花甲之年创下连续作画26个白天黑夜汗水不干的纪录……

  制作上海大剧院壁画《艺术女神》让丁绍光感受到全身心投入艺术的愉悦。紧接着他开始谋划卖掉被媒体称为全美五大豪宅之一的比弗利山庄别墅,用这笔钱把画廊里所有的丝网画全部重金买回,这样才能解约。

  一位哲人说过,当你有了愿望,整个宇宙都会为你让路。2009年,丁绍光又一次迎来了绝佳的机遇——应上海市政府之邀,为上海文化广场音乐剧场正厅的门脸绘制365平方米的大壁画。这一次,丁绍光借助现代最先进的彩色玻璃科技和黏胶等高新技术,用30万块包含数千种颜色的玻璃打造了罕见的大型玻璃壁画——《生命之源》。加入了玻璃艺术、大地艺术、气味艺术和音乐艺术的感觉,让进入音乐厅的人,在每个角落都能多元感受到融化在音乐与大自然气息中的美妙,唤醒人们珍惜自然,保护地球的初始灵性。


编辑:李莹

相关新闻